村官斗村霸的故事电视剧本

电视剧本        2017-03-05 18:58:11   来源:丢豆影视   作者:admin
电视剧本作者:张法贵
第一集
画外音:
有一条在地图上很难找到的河,名字叫古代河,简称古河。它流经一块平原,绕过一座山脉,曲曲弯弯地奔向远方,奔向天边……沿河紧靠公路有一座村庄,就凭借这条河的名字起名古河村。我们的故事就发生在这座村庄里。伴随画外音镜头循着多姿多彩的古河缓缓地移动,最后停在紧靠公路的一座村庄上。一具石碑刻着“古河村”三字。这是某市章县的一个极平常的村庄,平常的几乎没有多少使人发生兴趣的东西。只有这条河还能提起人的一点儿情绪来。再有一些树木,如果从村庄的某个至高点望去的话,那些浓密的树冠就像一团团绿色的云雾飘在古河村的上空。它们中有多半是柳树,杨树或者槐树什么的。
镜头摇到一座老旧的大院儿,大门一侧挂着两块招牌,一块写着“古河村村委会”,另一具写着“中共古河村支部委员会”。人们习惯地称这座大院为“村委大院”。
故事要从本片的主人公钟大伟身上开始。
日,章县人民法院。
听众席上坐了数十个古河村的村民,在最前排坐着一个身材并不高大魁伟的男子,他在四十岁左右,一张娃娃脸,但是每一个表情都能给人以愉悦,甚至想笑的感觉。再仔细看,那刚刚出现的两道不清晰的皱纹里,也显露着几分艰辛几分成熟。他就是古河村的村民钟大伟,也是我们这个片子的主人公,用惯用的老话说,就是本片的一号人物。
台上坐了身着整洁服装的法官、审判长、法院院长等四、五位法院工作人员。他们坐姿端正,表情庄严,使会场气氛显得格外郑重严肃。
一位法官正站在自己的座位前宣读一份文件,他吐字清晰,声调高昂并显着几分威严:
“……古河村村民钟大伟同志,因为……一案,以诬陷罪、破坏民主选举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零三个月,经我院反复调查取证,确定这是一起完全错误的判决,是一起冤案错案。钟大伟完全是为了维护法律的尊严,为了争取村民的民主权力才采取了检举、‘冲击’选举会场等正义行动的。由于腐败分子—前某某镇党委副书记闫家一利用职权与我院某工作人员互相勾结并制造假证据,严重地干扰了我院对此案的正常调查研究和正常办案工作,致使所作结论出现错误,错判了钟大伟同志一年零三个月的徒刑。经我院重新对这一案件进行慎重的调查审核,最后决定为钟大伟彻底纠正并向钟大伟和他的家属表示深深的歉意……”
还不等宣判长念完手里的文件,听众席里就爆发起一阵热烈的掌声来。
在掌声中,章县法院院长走下台来紧紧地握住钟大伟的双手,感情十分复杂地:“钟大伟同志,完全是由于我们工作上的失误,让你受了半年多的铁窗之苦啊!”说着院长的两眼湿润起来,他松开钟大伟的手向后退了两步,“钟大伟同志,让我给你鞠个躬吧!”
钟大伟急忙抱住正欲鞠躬的院长,热泪滚滚地:“用不着,用不着啊刘院长,你们敢于当众承认错误,敢于纠正错误就很了不起啦!”
院长:“不,这不是原谅我们的理由,我们应该向你和你的家属深深道歉。”他忽然想起来,“对啦,除了国家陪给你的经济损失外,和办你这个案件有关的几位同志,还有我在内,一共凑了不到一万块钱,赠送给你,算作我们一点心意吧……你拒绝不行,你拒绝了就等于叫我们晚上睡不好觉,白天吃不好饭的。”说着从衣袋里拿出一叠钱放在钟大伟手上。
钟大伟拿着钱想了想:“那好,为了叫你们吃得香睡得好,我就收下它。”他往座位席上扫了一眼,“正好幼儿园的李老师来了,我把钱交给她,算我捐献给古河村的孩子们了。”说完钟大伟一扬手把那叠钱准确地投到了李老师的怀里。
法院院长再一次搂住钟大伟。
钟大伟松开院长,擦了把泪水说:“我说个笑话吧,一天早上,两个犯人起床了。 甲对乙说:‘昨天我做了一个好梦!’ 乙问:‘你做了什么梦?’ 甲说:‘我梦见我忘了缴房租,狱长把我赶出来了!’ ”
院长哈哈地大笑着说:“我听说你是个幽默大师,真不假呀。”院长略想了下,“我也讲个笑话你听听,有一个人到法院打官司,到立案庭见到姓胡的法官客气地称呼“胡立案”,开庭时,又碰到另一个胡姓法官,他又客气地称呼“胡判官”,结果官司输了,他气的说‘胡立案加上胡判官不输才怪了’”。
在一阵笑声中,人们散去。
日,古河村,钟大伟家。
钟大伟夫妻走来,二人刚进院子。
钟妻朝屋里喊:“小都,你爸爸回来啦!”
正写作业的钟小都跑出来,在爸爸面前停了一下,突然搂住钟大伟,两眼淌着泪水:“爸爸,你干啥去啦?这么些天……”
钟大伟抚摸着小都脑袋:“儿子,爸爸……爸爸学习去来……”
钟小都:“不,不是学习,是蹲监狱去来。”
钟大伟也止不住流着泪但脸上却笑着:“咱们中国的监狱就是大学校嘛,是特殊的学校。我要不进去住上这么一段时间,说什么也学不了这么多东西……”
钟妻:“法院给你爸爸平反了,你爸爸没有错,是他们判错了。”
钟小都擦了一把脸上的泪水,扬脸看着爸爸破涕为笑地:“我的同学早就说我爸爸没犯罪,是法院没判对!”
钟大伟:“儿子,我真的学了不少东西,特别是民主和法制方面的书,叫我看了一大堆。若是在家里绝对没这么些时间看书学习……儿子,先不说这些了,快让你妈进屋给我包饺子吃,我想饺子快想疯啦。”
钟妻:“你想吃什么馅儿的?”
钟大伟:“什么馅儿的都行,不管啥馅儿的,可别忘了放章丘大葱,放的越多越好!”
三个人进了屋去。
夜,钟大伟卧室。
钟大伟夫妻躺在床上。
钟妻:“这大半年,你在监狱里遭罪了吗?”
钟大伟:“没有没有。人家文明办监狱,犯人一点儿不受罪,有些脂肪肝、高血脂患者蹲上两年监狱病还没了呢。”
钟妻:“看你玄乎地,我才不信呢!”
钟大伟:“一些大胖子减肥啦。当然就去掉这些病啦。”
钟妻:“为啥减肥?”
钟大伟:“有规律生活,参加劳动,参加锻炼,大鱼大肉吃的少,还能不减肥?减了肥病也去掉了。”
钟妻凑近钟大伟:“哎,蹲监狱的都有些什么人?”
钟大伟:“什么人都有。当官的,公务员,各行各业的职员,也有平民百姓。”
钟妻:“最大的官儿有多大?”
钟大伟:“在我们那座监狱里,最大的有省部级的。”
钟妻:“你没和他们拉拉呱?”
钟大伟:“只要不违犯监狱规定就可以接触。我接触了大小十几个原来当官儿的。我想探讨一下,他们犯法的根源到底是什么。他们对民主和法制究竟有些什么古怪的看法……”
钟妻打断他的话:“别老民主法制的,我不爱听!要不是你着了民主、法制的魔,你能枉坐了大半年的狱,吃了大半年大眼儿窝头儿?”
钟大伟:“你说错了,不是因为我着了民主与法制的迷才坐牢的。”
钟妻看着丈夫:“那是因为啥呢?”
钟大伟:“因为民主与法制不健全,或者说,因为好多人不懂法,不会用法,不懂真正的民主才……”
苦苦挣得三万多块钱全都搭上……”
钟大伟也不耐烦地:“行啦行啦,你的话真象懒婆娘的裹脚,又臭又长。从现在开始,我要报仇!”
钟妻猛地转过身来:“你跟谁有仇?你报谁的仇?”
钟大伟:“愚昧无知,不懂法不守法都是我的仇人,我要向他们开火。”
钟妻:“你可别胡闹了,从现在开始你给我老老实实做买卖挣钱,把赔的钱给我挣回来,这才是男子汉的本事!别整天捅这儿碰那儿,最后挨蜇的是你,倒霉的是你,让我们娘们儿也跟着你倒霉。”
钟大伟:“马蜂窝我是一定要捅,钱我也得挣。对啦,在监狱里我结识了几个犯错误的大官儿,都是大城市的,他们答应帮我做成几桩买卖。”
钟妻:“他们出狱了吗?他们还在坐大牢,怎么帮你做买卖?”
钟大伟:“他们给我介绍了一些关系,有的是他们的朋友,有的是他们的亲戚,都是身担要职。”
钟妻眼望着天棚想了想:“有没有能帮咱销章丘大葱的?”
钟大伟:“还真有哇,根据他们介绍的关系,一年销个三百万二百万斤没问题。”
钟妻忽一下坐起来:“真啊?”
钟大伟:“我怎么能和你开玩笑呢?”
钟妻一拍大腿:“那可太好啦。眼下大葱快收啦,要是咱给他们收购三百万斤的话,每斤净赚一块钱,统共就是三百万元哪!我的天,看来咱是要发在章丘大葱上啦!”
钟大伟:“我看三百万斤都不止。有一个判了十年的老东西讲,他儿子是专搞农产品的,每年章丘大葱在他手里最少走上千万斤。让他收咱三百五百万斤一点儿不成问题。咱自家发财是一方面,咱也为葱农出一把力。去年咱们附近几个村不都是为大葱卖不出去发过愁吗?今年咱就在这个问题上为乡亲们贡献一把。”
钟妻猛地在钟大伟脑门儿上亲了一下:“看来,你还真没白坐这半年的大牢!”
钟大伟:“我早不就说了吗,我进了一回学校不算,还得了满满一筐外捞儿。”
钟妻:“那,今晚上可得好好亲亲我这个矬女婿啦!”
钟大伟:“应该嘛!”
钟妻:“你坐大牢还坐出功来啦!”

丢豆图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