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缝》一部关于人性黑色幽默的时装大戏

影评        2017-03-19 17:18:34   来源:丢豆影视   作者:admin
伪女权的二宝妈 评论 裁缝
2016年奥斯卡最佳服装设计颁给了澳大利亚电影《裁缝》(The Dressmaker)。这部改编自同名小说的澳洲电影,除了主演是来自英国的凯特-温丝莱特(也就是着名的《泰坦尼克号》主演),整部电影的故事发生地、主创、主要演员均来自澳大利亚,去年在澳洲本土上画时获得非常好的票房。这部向上个世纪时装致敬的电影,凭借出色的服装设计获得多项大奖。光是看电影的美术设计和服装设计,足以回电影票价。
故事发生在上个世纪50年代澳大利亚一个边远、荒芜、落后的小镇。女主角Tilly(凯特-温丝莱特演)小时候是个被人欺负、其貌不扬的私生女,因为同班同学(其父亲是镇上有权有势的议员)的意外死亡背上“谋杀”罪名、被小镇人民驱逐出境。20多年后,Tilly已成为法国巴黎的高级女裁缝,她返回家乡,希望找出当年事故的真相、为自己洗脱罪名。可是,故事并没有这么简单。

(Tilly已经不是当年弱小的、被人欺负的女孩,她惊艳出场,但小镇人民会对她刮目相看,还是仍旧心怀怨恨?)
(一)把电影拍成时装大片
女主角Tilly是个高级时装裁缝,相当于半个时装设计师。她穿着自己设计的礼服出场,在荒芜的小镇引起一阵轰动。但这个不足以表现她的才华。接下来才令观众刮目相看。
Tilly的女同学是一家杂货店店主的女儿Trudy(下图左),长大成人后终日在店铺帮忙、不施粉黛,30来岁仍未嫁出去。此时,一位男同学衣锦还乡、一副成功人士的派头,Trudy芳心暗许、但深知自己肯定追求无望。Tilly为了了解当年事故的信息,主动为女同学Trudy制作礼服。

不要走开,下面这个就是Trudy,当年是小女孩时还挺有姿色,一直在这个小镇长大,慢慢成为普通不能再普通的剩女。

经过Tilly的巧手设计和缝纫制作,这个丑小鸭摇身一变成为镇上舞会的灰姑娘。

对比一下电影截屏,看看什么叫“人靠衣装”。只要看过这一段的都对此感到惊艳。虽然说这位女同学本身是个美人胚子,可是没有合身的裁剪、精美的时装设计,恐怕也不过是小镇的普通人一枚。

于是乎,那位衣锦还乡的男同学就被灰姑娘Trudy深深吸引,本来只是应其母要求回落后的乡下一趟,这下子找到真爱、不顾其母反对坚决要和Trudy结婚。

经此一役,灰姑娘大获成功,女裁缝Tilly就名声在外,镇上多少女人仿佛一夜之间忘记这个“晦气”的女人、跑去找Tilly制作服装。当然,最积极的肯定是那个灰姑娘Trudy,套套礼服都是精品。很难想象,这样的时装在落后、荒芜的小镇有什么用,但是一经女人穿上,你就忘记不了。

上图这个不是时装硬照,而是Trudy引领一群穿着时髦、在镇上小店上班的女人们,个个花枝招展,上班工作都特别用心。

Trudy订婚之后,受未来婆婆要求被迫订做一套老式泡泡袖婚纱,

她无奈之下找女主Tilly,随便一件半成品上身,都光芒四射。下面那张才是Tilly给她制作的婚纱,非常简约、唯美。

婚后的Trudy整个人的气场都上去了,当年还是个丑小鸭,如今穿着入时、还主持镇上文娱事务,成了个小贵妇似的。

如果说一件时装好看,你会说一半的功劳在于穿衣人。但是如果经女主角Tilly给不同的人设计制作的服装都穿得好,那就真的说明女主角有才华了。下面这张是镇上女人找Tilly制作的日间礼服,虽然不是个个都装成“公主”,但人人都穿得漂亮、活香生色。

是不是比现在的时装杂志拍得都还要好呢。



就连剧中那个20年前不幸离世的男同学的母亲,终日沉积在丧子之痛、惶惶不可终日,可想而知这样的女人是一幅什么的面容。经过Tilly设计,穿上凸显肤色的姜黄色立体裁剪礼服,真个人气色都不一样。

那女主角本人穿得怎么样?受制于演员的身材,无法精准的体现那几套服装的NEW LOOK设计风格,但是仍旧很出彩。气场和心思,都在时装里。



(二)剧情比时装还要好看
时装只是这部电影的一个看点,更大的看点是剧情和人物。
比如,Tilly返乡后的第一次公开露面。前面讲过,Tilly是个不受欢迎的人,即便20年过去了,大家对她毫无好感,毕竟年长的人都以为是这个小女孩带来厄运。但Tilly深知若是当年自己心狠手辣、十恶不赦,为何自己竟然像个小绵羊一样害怕过去、对过去对这个小镇竟然毫无记忆。她回来,就是为了寻找答案,而且直觉告诉她,这个真相一定全镇人民是亏欠她20年的错误。她回来,说了句”I’m back, you bastard.”(意思是“我回来了,你们这群混蛋”)。等她重整母亲的小屋之后,她专挑小镇和另一个镇的球赛时露面。你想不到,Tilly的出场是多么惊人,足以左右赛果。



她先是一身红色礼服出场,引起骚动,并使得本镇球队发挥失常,输了上半场。

之后Tilly换装,用另外一套礼服扰乱对方球队的军心,才使得本镇球队获胜。这样戏剧化的出场,让全镇人民都刮目相看,当年那个瘦不拉几的Tilly现在竟长大成人、魅力四射。这里不得不赞凯特-温丝莱特的演技,穿着时髦但不暴露的礼服,只靠刁根香烟、烈焰红唇和撩人的脱手套动作,就表现出女人的诱惑力,这个完全靠演员的演技撑起来,不完全是时装的魅力。何况,男人看女人,哪懂得那么多时装美感细节,更多的是靠吸引力。
比如,当年奉命送走Tilly小女孩的警察,也是Tilly返回小镇第一个遇到的人。这个角色很有趣,工作时是个看似正直的警察,回到家中是个时装精、女装癖。他和Tilly见面的第一句话竟然是“DIOR?”,意思是问Tilly身上是否穿着DIOR的时装,Tilly说这是向DIOR先生致敬、自己设计的衣服。可以说,如果Tilly不是遇上这么一个精通裁缝和时装的警察,恐怕在这个小镇找不到说话的人,也没有后来查案的便利。到最后,这位警察用了一种很“时装”的方式来赎罪(这个就不剧透啦)。

比如,女主角的母亲。她是一个受人唾弃的老妇人,常年生活在小镇远郊的破败小屋里,被镇上人们笑话是疯婆子、娼妇。多年未见女儿,老妇人未表示欢迎,反而是女儿Tilly慢慢地收拾房屋、帮助她母亲重新像个人样生活。这位老妇人,竟然是Tilly小时候的裁缝教母,即便老眼昏花也能帮Tilly找出缝纫的错误出来。看似Tilly返回家乡打救母亲,到最后竟是母亲来帮助Tilly走出困境(这个时候Tilly陷入再一次全镇人民的咀咒和唾骂)。当Tilly母亲第一次自己女儿设计的套装时,人也回光返照一把,拼尽最后的智力和体力为女儿争取“咸鱼翻身”的机会,然后就归西去了。这个角色,在Tilly最绝望、被全镇人民唾弃到极点的时候,为Tilly扳回了尊严和信心。这个老妇人,看似疯疯癫癫,实际上深谙流言蜚语于杀人无形,在这个才十来户人口的小镇,茶余饭后都是八卦和流言,只要被流言盯上,就无法翻身。当年宁愿亲生孩子被送走、离开这个毫无活力如死水的地方,都不愿意孩子旧地重游、再次受到伤害。
比如,一个埋藏20多年的小男孩不明死因。当年迫于小男孩有权有势的父亲的压力,学校老师作假供词、警察奉命草草结案并送走Tilly。当Tilly长大后返回这个小镇,凭借其才华再次在小镇立足,她一点一点去打开谜团,发现真相不过如此简单(其实就是一个熊孩子自作自受的意外)。但是为什么当年没有一个成人去质疑,整个小镇的人都宁愿相信一个弱质小女孩够力气去拧断同龄男孩的脖子,并一直相信到永远?当Tilly在一场小镇婚礼上被再次指责是“杀人犯”时,她提出合理证据竟然无人相信、再次被整个镇人民唾弃、诅咒。
比如,Tilly终于找到真相、收获爱情时,一夜之间失去爱人。好不容易相信自己不是被终身诅咒的人,一夜之间,连她自己都觉得,亲近她的人都没有好下场。当然,也一夜之间,整个小镇再次流言四起,身穿Tilly制作的时装的女人们,一起攻击、排斥Tilly和她的母亲。而剧情发展到这里已经有2/3电影时长,但从这里才是电影故事的开始。
(三)女人绝望时,靠什么来反击?
时装最终并不能救赎女主角,也没有换来小镇人民的谅解和尊重,即便她的才华给小镇带来华服和精彩。到头来,还是一如既往的咀咒。
就连Tilly自己都觉得,好不容易在小镇站稳了脚跟、好不容易和母亲握手言和、好不容易找到当年的真相放下“被诅咒”的心理阴影、好不容易收获真正的爱情,一夜之间,真相和爱人一起消失。Tilly伤得太重,她不知道如何生活下去。
的确,被命运捉弄、伤害得这么深,叫一个女人如何有信心重头来过。
即使强大如Tilly,此刻都没信心去反击。
这个时候,画面变成Tilly母亲反过来照顾Tilly。她告诉Tilly,不论世人怎么看你,你作为女人拥有一项具有创造力的本领是很powerful,应该Fearless。这番话,点醒了Tilly,也令屏幕外的观影者感动。不要说上个世纪50年代,即便是现代社会,一个无家庭依靠、失去爱人的女人,好似在社会里就成了没地位、没身份的人。但是,一个女人拥有一番才华、一份足以改变他人生活的本领,这就成为女人的POWER所在,成为女人安身立命的信心来源。Tilly母亲那番话,其实是想提醒Tilly,凭借她的才华,足以创造影响世人的价值和自力更生地生活,流言又何须畏惧。

丢豆图库